·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-->內容頁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體:

有夢想就有舞臺 用汗水澆灌精彩

文章來源: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:2019/7/3 17:11:27

  “沒有任何門檻,不限任何才藝”是《中國達人秀》的核心標志,這讓擁有才華和夢想的普通人能夠展示天賦和潛能,最終走上舞臺。這個舞臺上,有臥虎藏龍的民間天才,有雷力十足的“霹靂”達人,有追逐夢想的“草根”……他們熱愛生活,在小小舞臺放飛夢想。

《中國達人秀》選拔賽落下帷幕,晉級選手努力準備

  近日,《中國達人秀》第六季瀘州賽區選拔賽落下帷幕,經過角逐,雜技表演者——徐家孿生姐妹徐彩鈺、徐美鈺和王滔、黃賢貝、楊濤、孔令宇、孔德洋組成的旋風組合拿到了晉級卡,下一階段將前往成都面試,力爭走上東方衛視《中國達人秀》的錄制現場。他們用最簡單的想法、樸實的話語、精湛的表演展現了最真實的自己和達人精神的力量。

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

  傷痕累累是生活的印記

  雜技表演者們表演爬桿、草帽飛舞、高空旋轉……獲得陣陣掌聲的風光背后,凝結著他們無數心血。而有這樣一群孩子,他們沒有正常的聽力,不能正常的表達,但卻練得一身好技藝。18歲的黃賢貝、14歲的楊濤、14歲的孔令宇、15歲的孔德洋為了練就這一身本領,這些年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傷,他們的師傅李小明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練習雜技以來,孩子們身上大傷小傷沒斷過

  據了解,李小明從事雜技近20年,2011年從山東只身來到瀘州,隨后在朋友的介紹下在瀘州演出,后又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這群孩子。看著這群孩子們渴望的眼神,李小明決定帶領著他們“闖江湖”。“這群孩子曾在聾啞學校里學過雜技,有一定的基礎,但在溝通上有些障礙。”李小明說,孩子們非常努力,鍛煉時時常扭到脖子,蹭到手肘,磨到大腿……經常青一塊紫一塊,但都不曾想過放棄,“看著他們身上的傷,我作為他們的大哥哥,真的很心疼。”李小明紅著眼眶說。

  當雜技演員很危險,每個表演動作都經過了上千次的訓練。每當上臺表演的時候,孩子們總會這樣安慰自己,但是危險還是來了。那一次,孔令宇和孔德洋在一處露天舞臺上做爬桿雜技表演,兩只手臂握住桿子,上下騰挪,身體繞著桿子旋轉飛舞,就像一條盤在柱子上的蛇,臺下觀眾掌聲雷動。最后的一個動作難度高,要爬到5米桿子頂端,用雙腿繞住桿子滑下來,像一只俯沖的飛鳥,臨近地面,再夾緊雙腿,在腦袋觸及地面之前止住墜勢。那一次不知是怎么了,兩人沒有配合好,從5米的桿子頂端直沖下來,兩人紛紛受傷,好在他們會保護自己,只是脖子扭到了,腿磨脫皮了。

  在雜技表演生涯里,黃賢貝、楊濤、孔令宇、孔德洋的大傷小傷沒有斷過。他們說,自從表演雜技以來,身體上總有一個地方是貼著膏藥的,身上也總是傷痕累累,但這就是生活。

  自學成才堅定初心選擇

  一段靈感源自搖曳竹林的雜技表演剛一亮相《中國達人秀》選拔賽現場,便技驚四座,該節目的表演者名叫王滔,練習雜技已有9年,對于雜技的喜愛源于某一次參加壽宴,“當時和同學一起去參加他親戚的壽宴,看到一段雜技表演后,就被深深吸引,我覺得雜技在瀘州很有前景,慢慢的,我心里謀生了學習雜技的想法。”王滔說,決賽中,自己以一身“蜘蛛俠”造型出場,表演起柔術,把自己裝進一個半米見方的籠子里,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評,最終成功拿到晉級卡。

王滔為站上夢想的舞臺做準備

  誰知,這個會水下逃脫、柔術、高空搖擺的雜技達人可是自學成才,王滔感慨到,走上雜技這條道路可謂坎坷頗多。初中畢業后的他曾跟著父親在工地上工作過,每到夏天,太陽的曝曬讓他脫了一層皮,且工資不高,他下定決心要到外面的世界闖一闖,于是,帶著年輕人的朝氣和倔強,王滔開始“闖蕩江湖”。

  事業的起點是在藝術團打雜。剛到藝術團的王滔什么都不會,只能幫著藝術團搭搭舞臺,做幕后工作。源于對舞臺的向往,對藝術的追求,王滔在幕后也沒閑著,每當別人在臺上表演時,他就在臺下練下腰、劈叉、壓腿……看似簡單的動作,而他卻練了整整一年,因為當時的他已經19歲了,骨骼、韌帶都已經成熟,忍著常人難以承受的疼痛,韌帶被一點點拉伸著,慢慢地,他又開始練習技巧,“剛開始練習的時候,沒有訓練場地,就在田里練,第一次練后空翻,頭陷進泥里,糊了半截。”王滔說,要做就要做得與眾不同,自己練習得項目都比較危險,比如在12米高的鋼管上表演轉呼啦圈,且沒有任何保護措施。“不害怕嗎?”王滔淡定地回答說,這是自己的選擇,無論如何都會堅持下去。

  雙胞胎從小學藝不畏苦

  和“半路出家”的王滔不同,來自山東省荷澤市的雙胞胎姐妹徐彩鈺、徐美鈺從7歲就開始練習雜技。新報記者了解到,這對小姐妹的母親也是雜技演員,或許看著母親的技藝,姐妹倆從小就對雜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但母親方知其中的辛苦,起初也不同意兩姐妹練習雜技,一遍又一遍地詢問她們是否堅定這條道路,“是的。”兩人堅定地回答到。之后,便開始了正規、系統的學習,姐姐徐彩鈺練習單手頂、倒立(用一只手拖著另一個人的身體),妹妹徐美鈺練習翻跟頭,“你們覺得什么時候最苦?”記者問道,“想起來就苦。”兩人笑著說,這是自己應該承受的苦,但再苦也未曾想過放棄,因為自己知道,這條路就是人生的盡頭。



反復練習,高難度動作也顯得柔美

  學成之后,姐妹倆就跟著父母到了瀘州。之后,徐家一家4口組成了一個演藝團,父親負責對外聯系,母親與姐妹倆負責演出,“我們一年演出場次達400場以上,有時一天就要演出8場。”徐彩鈺說,婚喪嫁娶都有人邀請她們去演出,每次演出10多分鐘,演完了就可以趕赴下一場,每當獲得臺下觀眾自發的掌聲時,心里總會暗自高興許久,這是大家對她們的肯定與認可,也讓她們更加堅定這條道路。

  鼓,不僅是一種重要的打擊樂器,在雜技演員眼里,它還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道具。雜技蹬鼓中,徐彩鈺、徐美鈺將這件道具運用得爐火純青,360度轉身、對傳鼓、肩蹬鼓……一場精彩絕倫的雜技表演,一個個刺激連貫的動作,驚險中帶著柔美,柔美中穿透著力量。在《中國達人秀》現場表演中,徐家小姐妹憑借熟練的配合和甜美的笑容征服了觀眾,也贏得了評委的喜愛。她們說,自己的夢想是把雜技表演帶到更多地方,并環游世界。

  他們總說自己很普通很平凡。他們或許普通,只是把高難度的動作經過幾千次的練習駕輕就熟,雜技于他們而言,不是娛樂,是一種生活方式;他們或許不平凡,十年如一日重復著枯燥的動作,獨自咽下酸甜苦辣,將精彩留給萬千觀眾。預祝他們在各自的道路上,實現最初的夢想。(新報記者 汪瑤)

編輯:成欣    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| 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
    2017彩金捕鱼ol微信红包 秒速快3走势图 天津时时中三走势图 400电话几位数 足彩开奖及奖金是多少 河北时时 黑龙江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排列五中奖高手 天津时时五星综合图走势图 新时时历史数据 2o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最安全平台 福建时时几个有中奖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最新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